黄山毛峰黄山毛峰百科黄山毛峰产地

黄山毛峰藏于深山间 老罗找茶之高清视频

时间:2018-11-26 15:13来源:黄山毛峰官网 www.xhljtea.com 整理:侯海波
摘要:茶香书香 老罗找茶之 黄山毛峰分享高清视频 以黄金叶、象牙色为标志的黄山毛峰,其滋味甘醇,回甘迅即的特点令人印象深刻,曾为中国的十大名茶。如今,特级黄山毛峰市价也就一两千元,可谓是名茶中性价比最高的一款茶了。在热闹的茶界,黄山毛峰似乎是深藏了

以“黄金叶、象牙色”为标志的黄山毛峰,其滋味甘醇,回甘迅即的特点令人印象深刻,曾为中国的“十大名茶”。如今,特级黄山毛峰市价也就一两千元,可谓是名茶中性价比最高的一款茶了。在热闹的茶界,黄山毛峰似乎是“深藏”了功与名。

多年前,我曾在徽州黄山古街喝到黄山毛峰,哪怕只是用简易的白瓷杯泡出,也显得非常清香甘醇,饮后回甘良久,念念难忘。

黄山毛峰最早曾在充川(充头源)、汤口采茶,当年曾“名震欧洲”。

而黄山有茶的历史更早。据《徽州府志》记载:“黄山产茶始于宋之嘉佑,兴于明之隆庆”。《黄山志》亦称:“莲花庵旁就石隙养茶,多清香冷韵,袭人断腭,谓之黄山云雾茶”。

黄山一带在清朝光绪前原产外销绿茶。黄山毛峰之名的由来,据《徽州商会资料》记载,起源于清光绪年间(1875年前后),当时有位歙县茶商谢正安(字静和)开办了“谢裕泰”茶行,为了迎合市场需求,于清明前后,取高山名园选采肥嫩芽叶,其“白毫披身,芽尖似峰,色如象牙,香气馥郁”,取名“毛峰”,加地名为“黄山毛峰”。

黄山毛峰系黄山大叶种为原料的烘青绿茶,其产区黄山一带,因为高山坡地多,坡陡土层薄,多系砂壤土,原始林木,并不允讦有百亩干亩连片的种植规模,其植被与生态堪称一流。尤其在原产地一一黄山区富溪乡的充头源一带,更见清新出尘的风土与山林,其清明至谷雨间的上等高山茶品质尤胜。

所谓毛峰,和四川等地的“毛峰”、“毛尖”之名不同,黄山毛峰只做毛峰,哪怕采的是最高等级的一芽一叶初展的茶也是“毛峰”,并没有“毛尖”的品级。

我到黄山访茶,缘于程迎春先生。程先生原先在黄山的景区汤口经营酒店,为人豪爽、热心公益,多年来组织全国各地的残疾人朋友共登黄山活动,付出不少。他要带我去的茶厂就设在充头源那儿。

需知,自光绪元年富溪乡(漕溪)谢正安创制黄山毛峰,其芽茶原料就选自充头源茶园。

此为2015年清明之后,正是黄山毛峰制作的高峰期。与他一同前往充头源的山里,茶山海拔达800米。甫抵富溪乡,天气陡冷,此间溪涧清澈见底,流水缓而不急,杜鹃花开满了两岸,茶树隐隐地躲在群山里,尘世间仿佛就安静下来了。

“黄山归来不看山”,黄山灵秀,徽州绝美。正因为有青山,才有好茶。中国地域广袤,总还有些原始生态之地,茶不过热也不过冷,或许是最好的状态。试喝黄山毛峰,只是用玻璃杯泡,却因为这里的水,泡出来正是黄山毛峰的真味。除了长久的回甘,也能感受到茶本质中的清甜。

为了更好了解黄山毛峰,我们开车从富溪乡往充头源等深山里走,山里的住户更少。徽州的山水充满诗意,黛瓦白墙,石桥溪涧,安宁祥和,那曾经的富贵温柔恰似流水。 “一生痴绝处,无梦到徽州”,汤显祖笔下的徽州令人无限遐思。

从长坞往充头源,深山的住户已然不多,很少的几户人家会自己生产些茶叶,使用的制茶工具很简单,卖的农家茶价格也不贵。车行无路,我们就随意踱步至村子里,村子也就十多户人家,青壮年不在家,虽是茶季,也显得非常安静。

而一些大茶厂,因为有原产地的便利,还会在充头源一带建址,以便收到更好的原料。大厂会用到色选机,为了品质与效益,他们的生产机械也不断地升级。但有一些工艺环节还保持着传统的做法,比如烘干时用的煤炭,烘得更透,茶香更高。

茶香书香 老罗找茶之 黄山毛峰分享高清视频

这个下午,人们纷纷将采摘来的鲜叶卖到厂里,茶厂厂长王红书一边验收鲜叶质量等级和评定鲜叶并记录,一边安排人员将收来的鲜叶摊放于专用鲜叶储存机上,利用风扇吹走水气和青草气。

黄山毛峰制作多已交付于机器。但其手工的技艺依旧有所保留,虽说是绿茶,其工艺过程也不简单,尤其是杀青和炭烘干燥,依旧有千百年制茶的传统与精髓。清明前后是早春茶,鲜叶采回后,立即摊晾,看到鲜叶萎缩了,才下锅杀青。杀青时,锅底要发白,说明锅温才够高,投茶量不到一斤鲜叶。炒制黄山毛峰,刚开始需要高温,双手尽量将叶子全部提起,快速翻拌,再抖散开,使茶叶在锅内炒匀炒透,不能有烟气与焦条,此时边揉边抖,有糙手的感觉时候,茶就差不多炒好了,此环节大约需要十几分钟。最后的工序为毛火烘干,传统烘干时会使用四个并列的炉灶,如同武夷岩茶,炭烘亦需覆灰。四个炉灶的火温由90~95℃而逐个逐次降低至70℃左右,出锅茶坯先在火温最高的烘笼上烘焙,待又有茶叶出锅时,将前茶坯移至第二个烘笼上来,以后逐次类推,流水操作。中间每隔5-7分钟翻动一次,经半小时,茶叶约七成干即可下烘“摊晾”,此时茶叶并未烘干结束,尚需等待回潮。烘后的茶叶在空气中经一小时多,渐渐变软,根据茶叶老嫩程度,此时或可加冷揉,茶叶颜色尚绿,再足火(老火)烘干,所谓“盖上圆匾复老烘”,也是黄山毛峰的工艺要点。此时火温65- 70℃,足火烘干的时间约四五十分钟。

黄山毛峰更加追求鲜灵度、清香度,始终保留其“黄金叶、象牙色”的个性。所谓“黄金叶”,也就是茶的鱼叶,因为留有鱼叶采,所以有“黄金叶”的称谓。在龙井这一类炒青绿茶视为可怕的鱼叶,反倒成为黄山毛峰的特色。也正因为烘青的特性,不怕鱼叶,使茶更尽其用。

王红书厂长认为,黄山毛峰的品质得益于高山的海拔与生态环境,與很多地方的绿茶一样,如果对茶树的修剪过于频繁,也会影响到质量。

每一次喝到黄山毛峰,都会忆念那里清冷而出尘的山水。而程迎春先生时常会在电话里聊到手工艺或产地制作的一些事情,每每遗憾于无法深入了解黄山茶。

2017年4月中旬,从黄山区的猴坑村探访猴魁之后,又在汤口拜访了程迎春先生。他很兴奋地告诉我,这次寻访到了一些更好更隐密不为人知的产地,一定要送我到山里寻访那些手工炒青的工艺。黄山已是国际知名的景区,茶园已经非常稀少。驱车前往黄山的后山,路途少有人至,公路狭窄,不过一辆车的宽度,满山谷都是茂密的植被,和诸多“万亩茶园”是两个概念。春天山谷里的野生刺莓非常甘甜,满山深碧,春光大好,碎石与砂壤地里的茶树长势较佳。采茶人身背竹篓,头戴草帽,正忙于采撷一芽一二叶的鲜叶,这两天采得就显得有点老了。清明前后的特级黄山毛峰采摘一芽一叶,只需理条不需揉捻;谷雨之后的黄山毛峰就开始采摘一芽二叶,需要稍加揉捻,条索略大,其厚醇的滋味恰好符合老茶客的胃口。

经过山间一岔道,路更窄难,车子行驶不便,便步行入山。这一带多是坡度极高的茶园,亦可见很多群体种,鲜叶外形与长势各异。峡谷里可以寻找得许多珍稀的中草药,亦有抛荒路旁的野果与香樟叶。

山居的主人曾因商场失利而隐居此间,这几年开始制作黄山毛峰及猴魁。以一些抛荒山野的茶叶来制作黄山毛峰,其滋味清甘厚醇。山涧里的水极为清冽,阳光下水纹斑斓。从此处亦可绕到充头源,富溪乡已为新建的高铁贯通,但依旧有徽州农村的安宁。

那些古老的四合院,暗藏了耕读传家的过往,这里的美,要慢慢来欣赏。古桥的石头都已经长满了灰白的苔藓,远处的青山,连接起祁门的红茶,休宁的松箩,石台的雾里青,新明的猴魁,还有古老的老竹大方。

徽州依旧流淌着古老的故事,数不清的美丽茶园。竹林下,清柔甘美的溪水边,萋萋芳草中的茶树,只散发着芬芳,深藏了功与名。

版权声明:转载本站文章请注明转自www.hsmftea.com(黄山毛峰门户网)。如果黄山毛峰门户网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直接和我们联系,我们会在24小时内予与处理。欢迎加入黄山毛峰岩茶500人QQ群③:83631799,群内有来自黄山专业人员为您服务,保证相关黄山毛峰的茶叶知识有问必答。

黄山毛峰百科
黄山毛峰图片
黄山毛峰商城